理論上,一個國家實在不應該拒絕外國訓練出來的人才。

戰國時,秦之所以能兼併六國,百里奚、衛鞅、呂不韋、蒙氏將領等外人之付出,實為秦統一天下之根基。

只要一個醫師有足夠的知識、良好的醫德、高超的技巧與不厭其煩耐心,不就是個好醫師嗎?

若波波能通過國家考試的認可,那為什麼不讓他們拿執照呢?

因為問題出在國家考試的制度上。

醫學人材的訓練,是奠基於大學時期的訓練,而醫學人材的篩選,是在高中升大學時就已進行篩選。

因此,醫師國考只是為了鑑定考生的醫學知識,並沒有執照總量管制的功用,因為現行的制度認為在高中升大學時就已限制人數。

由此可知,若要認可外國醫學學歷,那應將國考制度由及格制改為及格制與錄取率兩項標準進行控管,如多數執照考試一般。

如此冒然的開放波波取得執照,沒有配套措施,其心可畏、其後果更令人憂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