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08


一里,遙。

(繼續閱讀…)

廣告

一場傾盆大雨,從臺北到臺中不曾停止。

(繼續閱讀…)

我輕輕將紙飛機捏起,然後,輕輕的放開。

如果它所承載的情感過重,將無法成功飛向遠方。 (繼續閱讀…)

驚艷米勒─田園之美畫展
印象畢沙羅:英國牛津大學美術館珍藏展 (繼續閱讀…)

那天,我與一位朋友聽到風與雲之間的激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