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7


帥有什麼用?還不是被卒吃。

蟄伏者,先當個無名小卒吧。

準備該準備的,做該做的,想該想的,努力該努力的。

燭、竹、築、逐、足、族、卒。

廣告

祖母現在在幸福高山,有祖父做伴,

雖然我只看到祖母,也沒有找到他們的幸福高山,就坐著爸爸的車,回到市區了。

但我相信,他們很幸福的。他們住在幸福高山的高。

如果當初,如何如何……結果又將如何?

今天,去新竹大潤發購物,正準備回學校時,突然聽到一陣淒絕的叫聲。

一台由兩名女性操控,車牌號碼ML-8XXX的白色轎車,輾到了隻小狗。

那是隻,幾個月大的小黑狗而已,脖子上,好像還有項圈。

看到他的時候,他的左後腳不能動的感覺,當他緩慢的朝我走來的時候,我卻退開了。

如果我帶他去動物醫院,世界上可以少一隻怕人、怕車、不跛腳的狗嗎?

他那個時候,是在向我求援嗎?那為甚麼,我居然還會怕他攻擊我,而不敢抱起他,帶他去動物醫院呢?

回過神的時候,他的身影,已經消逝在黑暗中了。

回學校的路上,一直恍神,車子開的多快?走哪條路回來的?我已經記不清了。

為了一條 RAM ,我在暴動的光華商場奮戰了兩個小時,在台北站前 NOVA 戰了數十分鐘,

最後撤退新竹,在新竹 NOVA 取得最終的戰利品。

總算,把桌機修好了吧?修了這麼久,最後還是主機板的問題。

記憶體插槽掛了一個,顯示卡插槽也有些問題。

其實,沒有想到會為了幾十元,奔波這麼久,以前的我,跑個三家,就會定下來吧。

今天很執著,一定要比到最低價才肯掏出錢,在光華商場旁,臨時架起的拒馬旁,

走過一次又一次,如果場面失控,被拒馬割傷是可預期的。

不知道走了多少路,不知道踏了多少階樓梯,要買的時候,

最低價的店家傲慢的態度,讓我選擇了離開,我不喜歡低頭,尤其是無愧己心時。

而第二低價的店家,也換了店員、變了價格,最後繞了好大一圈,回到了新竹,

買到的價格,是光華商場的公定售價,我離科學園區是這麼的近,繞了一大圈,

花了這麼多代價,還是得不到我想要的,而退求其次的其次。

現在,桌機穩定了,開始勒緊腰帶度日吧。

我感覺,我的世界正在分崩離析。

所有我所注重的事物,都漸漸的遠離、毀壞。

我感到無力,抓不住任何東西。

身體也越來越虛弱了,不行再這樣下去了。

回新竹,養好病,什麼都不要擔心吧。

在新竹,我應該可以養活自己的才對。

台北,再見吧,研究所,待新竹吧,當完兵,如果可以跟暫別台灣,就暫別吧。

當你看到一篇文字,咀嚼他吧!

細細的咀嚼,不要太早下定論,很多文字,不是當下能品嚐出味道的。

或許是細心不足,或許是未曾體驗,也或許是太過年輕,

但當你偶然發現文字中隱藏的秘密時,文字的芬芳將滿滿溢出。不管作者有沒有這樣想過。

文字的美,就是這樣,十個人看,就會有十個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