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07


這算是種背叛嗎?

我不知道,candor說不要劃地自限,但candle說這樣作,無疑就是種背叛。

我好累,我將手中的璞玉,投入湖中,但湖再也沒有回應我,我只看到湖面上陣陣的漣漪。

你問我猶豫嗎?我凝視著湖面,看會不會有女神浮出湖面,拿著寶玉和璞玉給我選擇。

廣告

古人說:人莫樂於閒。但我卻認為,人莫樂於忙。

如果每個人都很忙,就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煩惱許多枝末細節。

如果很忙,就沒有時間去胡思亂想,也就不會這樣傷痕累累。

肝,是個沉默的器官,每次的熬夜會在他身上劃下傷痕,但他鮮少出聲。

他很忙,忙到沒有時間說他很累。

但我不是肝,也還不夠忙,所以會在這邊唉唉叫。